鸟类文学网>灵异科幻>美强短篇杂录(2012-2023) > 林中仙,木生烟。(彩蛋反攻)
    【上】

    「Goldengss.Hana」酒场,坐落于S市最繁华区域一条不起眼小巷内,圈内人士很直白的叫它——「金盏花」。

    这是间Gay吧,今天敖辉第一次过来,只为捧熟人的场,这酒吧老板是他原本职场的伙伴。然而他进入这浮华金黄的天堂还没多久,偏遇到了这辈子最不想见的人……

    纠正一下,这辈子最不想见到他的人。

    那个在昏暗角落和人吻得火热的男人就是林仙,他前半生最愧对的人。

    敖辉在两人热恋的过程中对不起人家,林仙不耻他,他亦无话可说。如今敖辉已经是四十岁的中年人,林仙却一如二十年前的模样,岁月不在他的身上留下痕迹,而他在别的年轻男人怀里的媚态依旧令人心痒。

    灯光迷离中,他识趣的逃跑了。

    可还没等敖辉上到自己的车里,在他抖着手的从手包里找钥匙的时候,人儿像奔跑的小鹿般,一头扎紧他的怀抱,凉薄的水生花香气便弥漾在他的呼吸之间。

    「敖辉?敖辉,是你吗?」那个人抬起脸孔,浅棕色及肩的发丝因为摩擦羊毛衣物产生静电,有些调皮的依恋在他的面庞。

    天气太冷了,正是平安夜前夕。

    急切的人儿看敖辉不作答,就伸手从胸口掏出了一只怀表。翻开,里面没有悬念的是敖辉与林仙的合照,那时候的林仙头发黑的如墨,长过腰际。

    敖辉被紧抱着有些热,其实他很想林仙,只是很多事情让他情怯,林仙还愿意来抱着他这比中头彩还让他震惊:「小仙……你的头发,剪短了……你,过得还好吗?」

    人儿闻言松开了他,教敖辉瞬时有些失落,可下一秒就给他抓住了两侧的手腕。

    「我,我很像她吧,」抬起头,眼中盈满了水汽,他比身高足一米九的敖辉矮上大半个头,就顺势将脸上止不住的泪水继续蹭上了敖辉的胸口的衣料,「我不是妈妈,我是林烟啊爸爸!」

    敖辉被「过世」两字击得头昏脑涨,又给「爸爸」的称呼弄得迷茫。

    「你说,林仙死了……我是你爸爸?」

    「大概两年前妈妈病死的,她一直在等你,你却不回来。」林烟说着,目光中闪烁着悲伤也有一丝埋怨。

    敖辉沉默。许久他又开口:

    「你是叫他妈妈?你是林仙生的,我的孩子?我们的孩子……这不可能啊。我们明明都是……」

    「怎么不可能!妈妈不过是怄气,没想到你一走却再也不回来了!妈妈只有你,我真的是你的儿子。」

    看着林烟说完委屈的抿着嘴巴像是只要敖辉说一个不就立刻要哭出来的样子,敖辉心里说不清楚什么滋味,他小心搂住了林烟,安慰他:「你别哭啊,好,我是你爸爸,好吗?你叫林烟是吧,别再难过了……儿子。」

    于是说自己没有住处的林烟跟着敖辉回到了家,脱下鞋袜五个脚趾头的肉垫圆不溜秋,和敖辉一模一样。

    这曾被林仙取笑:阿辉明明是个大男人,头发根根竖立桀傲不逊,脚趾头却一点不阳刚,让我好想一口吃下去……

    敖辉执着呈大字卧在沙发上林烟的脚,不由想的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