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文学网>竞技网游>极致驯养SP > 木马刑/细鞭责打/制
    沦为擦靴布的小孩儿喘着气,呜呜咽咽的哭着,后背被磨得生疼,哆嗦着身子往后缩。

    结果下一秒二爷就将他从地上拽了起来,像拎小鸡崽一般拎到木马旁站着。

    宋南玉哭叫着挣扎,躲着身子不肯站好,他心里祈祷着二爷心软放过他,但是这样的躲避无疑是火上浇油。

    盛怒的祁渊冷冷看着不懂事、不听话、屡屡犯错的小孩儿,呵斥道:“是不是不能站好!”

    挨了一顿臭骂的小男孩儿瑟缩着身子,留着眼泪站在陛下面前等待审判。

    吸吸鼻子,极度不愿意的张开嘴:“能...能站好。”

    这样敷衍的态度让祁渊彻底压不住火气,抬手甩了一个耳光,打得响亮,宣告着一场酷刑的开始。

    被扇翻在地的小孩儿抹抹眼泪想要爬起来却惨遭鞭打,经过宫廷匠人反复鞣捏的细鞭落在了细皮嫩肉的宋小少爷身上。

    臀肉上受到细鞭的击打鼓起一道道红棱,整个屁股鼓胀的吓人,宋南玉仰着头哀求的同时伸手去盖住臀肉,下一秒细鞭就甩在了手背上。

    手心里是“突突”跳着疼的滚烫臀肉,手背上是骇人且火辣辣的细鞭棱子,宋小少爷从未遭遇如此严厉的责罚,扯着嗓子发出哀鸣,但即使是嗓子喊哑了也换不来陛下的一丝心疼。

    地板上肌肤雪白娇嫩的小奴隶打着滚,哭喊着躲避鞭子的责罚,用手盖住臀肉的下场就是手背上挨了狠狠的几鞭子。

    一旦已经肿成猪蹄儿的手离开臀肉,下一秒细鞭就如同闻着味的野狼甩上屁股。

    将不听话的小奴隶罚个彻底。

    肉多不易打坏的屁股成为了最好的责罚地,将陛下的怒火承载。

    宋南玉不管如何翻滚都逃不了陛下那出神入化的鞭技。

    祁渊幼年学武,天不亮就起床练功,少时便能领兵作战,立下赫赫战功。

    以祁渊的能力惩戒一只不听话的小奴隶还是绰绰有余,于是鞭子就像长了眼睛一样一下不落的落在了小少爷身上。

    不断叠加的疼痛让宋南玉痛哭,在地板上留下一滩滩泪水。

    “呜啊...不要打了...”

    “奴奴知道错了...好疼...”

    “疼...”

    祁渊冷笑,手腕一抖在小奴隶身上又留下一道鞭痕:“挨打的时候就知道错了,活该!”

    “耳提面令多少次了!”“咻啪!”

    “次次都犯错!”“咻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