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类文学网>竞技网游>极致驯养SP > 挨/撒谎挨打/跪着桌下饿肚子/口侍
    惨兮兮的小孩儿被二爷扯着手腕扔上床,身上的衣裳被扒了个干净,虽说不用挨板子了,但是挨肏的滋味也是不好受的。

    尤其是在陛下盛怒的时候,宋南玉望着陛下颤抖着身子,他忽然觉得自己会被二爷活活肏死的。

    “爷...轻点好不好?”

    宋南玉跪趴在床上将屁股撅得高高,肥屁股肿的像个大馒头,白腻的身子上也带着不少红肿的鞭痕。

    小奴隶蜷缩着脚趾头,哆哆嗦嗦等待着陛下的肏弄。

    祁渊不是个怜香惜玉的人,相反比起一味疼爱他更愿意用疼痛让小奴隶永远记得自己的身份。

    肉乎乎的小逼在二爷的命令下被宋南玉用手指扳开,在祁渊的教养下小孩儿的一口肉逼永远保持着湿漉漉的状态,等待着主人的使用。

    当然祁渊绝对不会是一个好主人,儿臂粗的青紫肉棒直接冲撞进肉逼,本就疼痛不堪的肉臀遭受到了更大的冲击,宋南玉疼得又飚出泪花。

    实在受不住这样的力度了,宋南玉蹬着腿哀求着:“受不住了...好疼...”

    腰肢被二爷牢牢箍着,乌黑秀气的长发被二爷攥在手心,小可怜儿被迫仰起脑袋,泪水顺着脸颊滑到脖颈再滴落在被褥上,耳边传遍陛下的轻声呵气。

    “小可怜儿,这才刚开始呢,就受不了了?”

    “喜欢看淫书是吧,爷今日就让你尝尝滋味儿,免得玉玉惦记着。”

    这样温柔的声音叫宋南玉打了一个寒颤,他最怕的就是这个时候的二爷,嘴上说的温温柔柔,可是身下的动作就是要了他的命。

    大肆的肏弄让穴口产生了一圈泡沫星子,小奴隶身子抖得如同筛糠,祁渊心里窝着火气往身下小孩儿肉逼里的敏感处猛干,弄得宋南玉骚水直流儿。

    屁股上的疼痛和肉逼里的瘙痒让宋南玉身处冰火两重天,身前的秀气的男根也被刺激的挺立起来。

    没陛下的允许宋南玉是不敢用手去安抚自己的男根,但他实在难受,于是偷偷摸摸伏下身子蹭身下的被褥以此来让自己获得快感,就像一只寻欢的小狗儿。

    然而没几下就被祁渊厉声警告:“再敢蹭一下试试!”

    小狗儿呜呜咽咽两声,不敢不听二爷的话。

    祁渊空出一只手拨弄着小奴隶的男根儿,那没用的玩意儿几下就被刺激得流出水来,一旦发现有挺立的情况就会被残忍的捏软。

    不过一两次宋南玉就难受的喘着气,二爷没有赏精水儿,他自然也就不能高潮,当然即使被允许高潮也只能用肉逼喷水,而前面的男根儿是没有资格享受的。

    大抵是腻味儿了这样的姿势,祁渊大手一用劲儿将人翻了一个面,滚烫的肉棒在身子里打了一个圈儿后进入的更深了。

    宋南玉爽的蜷缩着脚趾,双眼失神,肉逼将二爷绞得更紧了,随后又是一股热淫水浇到肉棒上,祁渊舒服得展了眉头。

    他这小奴虽然贪玩不听话,但这身子实在是香甜可口。

    见小奴隶爽的吐出一小截红舌,于是左右开弓赏了两巴掌下去:“喷成这副骚样,还不快滚起来伺候,难不成要朕来伺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