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绝恋中的花花最后哪儿去了
黄河绝恋中的花花最后哪儿去了
又名:
黄河绝恋中的花花最后哪儿去了/黄河绝恋
主演:
宁静 保罗·克塞 王新军 涂们 李明 
导演:
冯小宁 
状态:
超清
语言:
汉语普通话
地区:
中国大陆
上映:
1999-09-29
更新:
22-10-04
高速云播放
高速云M3U8
黄河绝恋中的花花最后哪儿去了剧情
二战后期,盟军飞行员欧文(Paul Kersey)因飞机被日军军舰击中被迫降落在长城脚下,生命危急之际,他被八路军和当地老百姓救下,不久,战士黑子(王新军)和懂英文的女军医安洁(宁静)奉命护送他前往根据地。  为渡过黄河,黑子先带欧文和安洁潜回他的家乡,徒生波折险些丧命。通过与安洁的交流,欧文对中国有了更深的了解,他渐渐爱上美丽、聪慧、坚强的安洁。黄河近在眼前,就在他们以为可以顺利渡过时,日军突至对他们进行了疯狂的阻击。
黄河绝恋中的花花最后哪儿去了相关视频
黄河绝恋中的花花最后哪儿去了相关问答

黄河绝恋的幕后制作

一件艺术作品,能让人感动已然是一件很好的作品。而《黄河绝恋》则给予一种较之于感动更深一层次上的心灵触击。当我们坐在宽大的银幕前,用眼睛开始去审视这部片子的时候,从一开始便感受到作者在艺术上带给我感官的震撼。从宁静的渤海中的激烈空舰对战到古老安详的长城上的艰苦跋涉,或是太行山脉中悬崖绝壁上如芥籽般的人影,一切场景都显得宏大,气势磅礴,将我的双眼、我的双耳紧紧地吸引在了这片广阔的天地里。那份来自于宏大的美带来的享受与震撼透过每个细胞将信息带到了心灵深处。故事在发展,作者将镜头对准了一批人,这是一群生活于这片美丽土地的人。无论是安洁、黑子,或是寨主、三炮,每个人都带着这片土地特有的气质,纯真、朴实、刚毅或是在死亡面前的无畏,这是属于我们民族的本源的气质,民族的伟大,源自于每个个体的伟大,而生活于这个民族中的个体,就会自然而然地被这种伟大所感染,而有了对这份优秀气质的继承光大。因此我受到了来源于民族伟大气质的感染,体会到了民族情感带来的震撼。而当我们和作者一起走到影片的高潮,就无法避免地触及到了主人公的死亡。主人公太美了!安洁在黄河边的最后记忆,一张充满着生命力的笑脸和民族生命力的象征——黄河的结合,将作者对于生命之美的阐释推向银幕之前,而我的整个身体则不自觉的融人那一片生命之中。那时我们才真正找到震撼的来源。无论是古老安详的长城,高高的大行山脉,或是生活于在黄河边的寨主三炮们,景物古老的存在的千年与他们生命最后的爆发,一种漫长与一种短暂都只是为了这份生命之美的阐释,只是为了安洁伸向天空的双手与美丽的最后的笑容。故事走到结尾,作者依旧将一种生命的力量注入在银幕上的每一块色彩,每一份光影。安洁的生命消失在黄河中,而男主角欧文则背负着稚童花花渡过了这生命之河。他背着一份希望走向西边壮美的夕阳。红色的屏幕预示着希望与生命的活力。作者试图将一切的感情注入每一个坐在银幕前的人,将生命的热望带给每一个观众。当我们回味影片时,却没有了对于细节的记忆,所剩只是作者深留在我们心中的这份源自于生命的震撼。已经习惯了硝烟纷飞的战争巨片的我们,可能很难想到,战争还可以用这样的方式来表现。一部成本只有四百多万的影片能拍出如此宠大的场面,确实让人惊讶不已。听说冯小宁导演是用做模型的办法省下成本,而丝毫不影响这种大气势。场面宏伟壮大,是此片的第一特点。从一开始的海空搏斗,长城的风景,太行山区的壮丽风光,景色、风光都非常优美,震撼人心。但若只局限于场面的宏大,那么《黄河绝恋》也不过是一部普通的影片。它更成功的地方在于它对人性中“大感情”的细致表现。这种“爱”的感情贯穿全戏。感觉在心中找到了一种共鸣,这种人性中感人肺腑的东西深深撞击了我们的心灵,例如在村庄中发现日军屠杀惨状,那粘稠的血浆,那婴儿被碾碎的场景,到八路军战士为救外国飞行员英勇牺牲,最后女主角切断绳索之时,我们的防线彻底崩溃了,只能任由眼泪流下。这部影片对从战争中的一个小侧面表达中国人民誓死与侵略者抗争的民族精神,全片笼罩着爱的情绪。这种把人性融人战争的影片风格,确实值得我们学习。拍摄地点《黄河绝恋》是冯小宁导演继《红河谷》之后的又一部讲战争与爱情的影片。像以往的许多作品一样,冯小宁在片中贯穿对战争与人性的思索,把主人公置于生死绝地,在铁血的冷酷无情中表现他们心中燃烧着的生命火焰。男女主人公在黄河边上相识、相助、相爱,最后因敌人的追逼被迫跳入黄河,女卫生员把生命的希望让给了她所爱着的异国飞行员和一个农村孩子,自己沉入了水底,在这汹涌澎湃的壶口瀑布演绎了一曲,雄浑壮烈的恋歌。壶口瀑布位于吉县城西45公里处的黄河河床,距临汾市165公里,是中国第二大瀑布。黄河巨流到壶口一带,两岸苍山挟持,约束在狭窄的石谷中,奔腾怒啸,山鸣谷应,声震数里,滚滚浪涛,跃入深潭,形若巨壶沸腾,故称“壶口瀑布”。浪涛激起一团团水雾烟云随着水雾的升高,烟云由黄变灰、由灰变蓝,景色奇丽。当地人有“水中冒烟”之说。瀑布的宽度随季节变化,通常在30米左右,到汛期可扩展到50米上下,瀑布差20多米。古时船行到此,必须拉行上岸,绕过瀑布再入河床。瀑布下方,是连接山西和陕西两省的七郎窝大桥。与大桥相映衬,瀑布湍急飞流腾起的水雾,在阳光照射下,形成一座长长的虹带桥。两桥并列,越发显得粗犷豪放,光彩夺目,景色奇丽。明陈维藩《壶口秋风》诗有“秋风卷起千层浪,晚日迎来万丈红”句,可谓真实写照。



你好黄河绝恋了

是啊